电子处方的“购买”路径

从处方药的政策走向看,“网订店配”的O2O模式将成为破局的重要路径,因而,零售药店只要守得住趋势、占得住地势、稳得住优势,定能分得电子处方流转的一杯羹。

  以电子处方为媒介的处方外流,理论上最大的受益者正是零售药店,可现实中,现阶段处方源严控处方定向流转,大部分零售药店并未歆享到政策及市场松动带来的红利。当然,面对被评估超过8000亿元的巨大市场容量,零售药店也在主动以自己方式寻找电子处方的取得路径。

药房托管:畸形的产物

  托管医院药房,是零售药店最早布局处方外流的重要方式。然而,药房托管始终呈现出“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形,虽辗转多年,却仅有少之有少的企业真正实现了愿望。

  实践中,药房托管主要有两种形式:

  第一,零售药店承担医院药房的经营,自负盈亏,同时向医院支付一定比例或定额的费用。此种模式下,药房仍属于医院的内设机构,因此必须受制于现有政策,其中影响最大的即医院药占比和药品零差率,使得托管药房的利润微薄,故不得不凭借捆绑医院的话语权不断压低药品生产企业的供货价格。

  第二,零售药店在医院周边设立药房,与医院开展合作,接受电子处方的定向流转。其优势在于可以享受医生首诊的延伸效果,且能够以市场价格满足处方用药需求,但劣势在于医保体系无法有效衔接,往往会出现“处方流失”现象。

  无论药房托管理的盈亏状况如何,但就目前的政策导向来看,其均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一旦政策收紧,便具有阵地失守的风险。

网络医院:“错位”连接

  与实体医院进行合作,架设终端问诊设备,通过医生的远程诊疗获取电子处方,这也是当下各地纷纷尝试的电子处方试点方案,虽略有差异但主体模式架构趋同。

  表面看来,这种模式既满足了医院希望“处方变现”的愿望,又契合了零售药店获取电子处方的现实需求,同时丰富了零售药店的业态,是为双赢局面。但现实留给我们的思考是,如何有效调动双方的积极性。

  据报载,医生的上线率并不高,或许因为诊疗费用偏低,无法满足医生的预期;或是因为网络诊疗仅是医院给予年轻医生的硬指标,医生自身缺少能动性。

  与此同时,由于适宜网络诊疗的病种较为有限,一则接诊人次有限,二则用药品种种类和附加值受束,留给零售药店的利润空间不足,最终双方形成伪需求的“错位”连接。

互联网医院:“分钟诊所”的愿望

  接入互联网医院平台,也成为越来越多零售药店的选择,电子处方供给双方试图借鉴“分钟诊所”模式吸引患者进行网络诊疗。通常具有两种方式:一是在零售药店内设置自助触屏设备,由患者自行完成整个诊疗过程;二是在零售药店内开辟独立的接诊点,由店员辅助患者完成诊疗。

  这一模式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互联网医院的品牌往往仅是行业品牌,在消费者心智中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并不高。信任感的缺失导致零售药店内的接诊点徒有其表,无有其实,长期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零售药店与互联网医院合作的另一种方式为,成为互联网医院的药物配送企业,2015年底,乌镇互联网医院开出第一张互联网处方,自此也成就了这种模式的兴起。互联网医院会根据零售药店的物理位置分配电子处方,由零售药店提供药品及配送服务,从而形成诊疗行为的闭环。该种模式下,双方面临的困惑在于,医生的用药习惯是否与当地的用药习惯匹配、是否与零售药店的商品配置一致,容易出现“库存不足”等问题。

第三方企业:过剩的市场

  与第三方企业合作,在现阶段还没形成气候,原因在于,第一,第三方企业自身的处方获得量并不足以支撑广覆盖的终端网络,第二,以DTP为主要业务方向的零售药店具有稀缺性,第三,医院与DTP药房多已前置性地建立业务关系。

  事实上,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该领域的角逐中,模式相近、基础不同,可以预见,谁能够率先凭借资本(资金)实力通过“烧钱换市场”的模式突围,便有可能聚集更充沛的资源。

  未来,具有平台属性的第三方技术服务型企业将成为(电子)处方外流的重要介质,一方面可以有效连接药企业、医院、医生、药店、患者,形成相对立体的服务网络,另一方面相比电子处方共享平台,处方“质量”更高,更易获得供给双方的青睐。

共享平台:待开发的处女地

  对接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未来将成为零售药店承接处方外流的最主流模式。参照美国模式,医生开具处方后,经数字化传播储存于公共信息共享平台,患者触发购药场景时,经授权的零售药店可通过支付一定费用调用该患者的电子处方。

  目前,国内正在试点的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正是借鉴了这一模式,但是,一方面缺少政府部门的参与和监督,信息共享平台缺乏权威性,另一方面企业自发筹建的信息共享平台往往具有“个性化”特征,未来数据整合过程中或许会出现种种问题。

  比照国际经验,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的投建者应是国家相关职能部门或是经授权的第三方机构,由职能部门进行监督管理,也可按照属地原则由各地主导投建,但应设立统一标准,以便各数据库的联通。

  面对分散的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零售药店需不断对自己的信息系统“打补丁”,意味着繁杂的工作和不斐的成本。这可能会导致现存的信息共享平台再度沦为少数企业的处方制造工厂。

  电子处方是实现医药分开的必要条件,而建立国家层面或地方层面的统一的信息共享平台则是实现电子处方自由流转的必要条件,无论从政策、市场哪个角度去考量,信息共享平台建设都应提到相关职能部门的案头。

自建生态链:“闭环”的诱惑

  所谓求人不如求己,部分具有资金实力且致力于生态链打造的零售药店,开始进行反向延伸收购医院,并利用实体医院资质入围互联网医疗,用以反哺药品零售业务。

  在自身系统内形成闭环,在行业内已经可见为数不少的案例,如背靠百洋集团菩提医疗的百洋商城、从医药电商或传统零售反向延展的七乐康、健客网、德开大药房、德生堂等。完善的产业布局为其在即将到来医药分业时代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一则可以实现电子处方“自产自销”,二则可以积极拥抱外部资源,与自身资源形成合力,三则可以对外输出电子处方资源。

  而从政策发展趋势来看,社会资本办医的准入门槛正逐步降低,未来将有更多药品零售企业加入“医+药”的队列。

  回顾阿里健康在医药领域的布局,“未来医院”、医药电商、O2O联盟……如是,“未来医院”生成的电子处方经信息系统传输到医药电商,一条路径是交给自营的阿里健康大药房,通过实体门店进行配送;另一条路径是按照属地原则分配给O2O联盟成员。从处方药的政策走向看,“网订店配”的O2O模式将成为破局的重要路径,因而,零售药店只要守得住趋势、占得住地势、稳得住优势,定能分得电子处方流转的一杯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猫远程审方 » 电子处方的“购买”路径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