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接受不了电子处方 半天手写一万字药方(1)__光明网

老中医接受不了电子处方 半天手写一万字药方1__光明网

2不少老专家还是习惯手写药方 圆圈内为网上疯传的”天书”药方
  近日,一张书写潦草的“天书”药方在网上疯传,很多网友纷纷“晒”出自己的类似经历,还有人尝试“破译”药方。9月8日,记者在青岛市中医院体验发现,有些老专家看一上午病,药方的书写量可以达到一万多字,字迹潦草并不是故意所为,而且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专家也很难接受医院推行的电子处方。有专家表示,不会放弃手写中药药方,“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个文化传承”。

“天书”药方,内行勉强能懂

  9月8日,记者来到青岛市中医院皮肤科门诊,谈起网上疯狂流传的“天书”药方,中西医皮肤科副主任严洲平表示自己见过,对于药方上的内容也只能勉强辨认出其中的几味药。“外行认起来确实困难,其实药方里的几种药都是常用药,所以我们勉强能看出来,但是要说全认出来也不容易。”

  “写得这么潦草确实有些极端,不过医生不是害怕别人抄他的方子,每天来的病号那么多,都要一板一眼地写也做不到。”严洲平表示。记者了解到,在另一个专家诊室坐诊的周春萍主任,从一大早看到上午10点半,还有20个病人在排队等着看病,但是她开出的方子上的药名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半天要写一万多字

  为了了解医生手写药方的辛苦程度,记者决定跟随医生体验一次抄方,仅仅是将专家开好的方子重新抄写一遍,十五分钟之后手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发抖,刚过半个小时手就麻木得不听使唤了。每张药方都要写明患者的姓名、就诊时间等小项,每个药名都要写好并标注用量,一个病人少的要开两三张药方,多的甚至有六七张药方,记者刚抄完一张,医生已经为下一位病人开好了药方,根本来不及休息。

  记者加快了书写速度,字迹也变得潦草起来,还忙中出错地抄错了几次药名。一个小时之后,记者的手酸得不行,宣布放弃。“你这只是抄写药方,我们写药方时还要回答患者的问询,写完还得写病历,一个月的门诊量有6000到7000人,要像你这样怎么行。”医生笑着说。

  开药方还有不少规范需要注意,比如药名要写全称,如果用到西药,像“0.9%的氯化钠注射液500ml×1瓶”这样的药名也要一字不落地全部写上。记者简单计算了一下,通常一张药方上的内容有50字左右,按照每个人开五张药方来计算,每个人开药方要250字,而一位专家一个上午的门诊量有时候能达到三四十人,按照30人计算也要7500字,再加上每位患者病历上的内容,一上午一位专家的书写量甚至要超过一万字。

老专家难接受电子处方

  实际上,手写药方字迹潦草的问题早已被提出来,医院也在推广电子处方、电子病历,但是这种现代化设备对于医院里的老专家来说,学习起来却是十分吃力。

  “推广电子处方既能避免字迹潦草的问题,处方的格式也更统一,更重要的是能提高效率,减少病人排队的时间,现在我们医院已经全部科室推广。”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信息科的杜丕林副主任告诉记者,“但是我们医院的老专家都已经有五六十岁,有些返聘的甚至八十多岁了,要让他们放弃多年的手写药方的习惯学习电脑,确实有些难度,所以我们在推广的时候也没有强制,也是担心有些不太熟练的老专家操作失误反而给患者带来不便。不过,有些老专家还带着研究生,可以让他们帮忙抄方,这样他们自己的工作量能小一些。”

手写中药方不会完全“退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些老专家拒绝使用电脑,还因为考虑到与病人的交流问题。“用手写,可以一边写一边跟病人交流,但是如果用计算机,整个人就得回过身对着屏幕和键盘,一分心就可能出错,而且这样背对着病人也不尊重,所以很多人还是宁肯用手写药方。”

  “有些医生开的药方的确非常潦草,但是如果到医院的药房去看看全院的药方,你会发现有些专家的药方开得非常漂亮,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艺术品。”杜丕林副主任告诉记者。“手写药方是中医的传统形式,也是中国几千年历史文化传承下来的,即便计算机发展再方便,我们也不会让这种形式从中医院中消失,因为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孙祥辉)

  作者:孙祥辉来源半岛网-城市信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猫远程审方 » 老中医接受不了电子处方 半天手写一万字药方(1)__光明网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