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兄还对贤弟有些许误会不知道贤弟是不是有什么

 不过对于孟获的话,兀突骨基本还是相信的,因为他认为,孟获其实没有必要去欺骗他什么。但是这一次,他却是真被骗了,不过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
 
    此时听了孟获的话后,兀突骨是满脑子问号,所以他是赶紧问道:“贤弟这,此话何意啊?”
 
    孟获苦笑了一声,“兄长,小弟那意思是,今日咱们就别出兵了,依旧是在三江城休息吧!”
 
    这,兀突骨一听,心说这事儿不早都说好了吗,今日出兵,昨日是休息一日。这不昨日和之前,不都是这么说定的。可怎么到了今日,就又变卦了呢?
 
    对于这个,兀突骨确实是不能理解,反正在他看来,这军中的令行禁止,必须得说清楚,说好了才行。你看你孟获作为银坑洞洞主,这一片的蛮王来说。
 
   
 
    之前都已经是说好了,今日出兵,昨日休整。可到今日呢,这又变成了,今日继续休整,这不让你这个洞主还有蛮王的威信下降吗?这是小事儿吗,不,这可绝对不是小事儿。但是在兀突骨的眼里看来,自己这个好友、这个兄弟,那可是挺精明的一个人,可如今却怎么变成这样儿了?
 
    再说了,兀突骨认为,如今是个大好机会。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把马超凉州军给灭了,那么时日久了,肯定是要夜长梦多。所以这事儿肯定是早解决了他们早好啊。兀突骨认为,自己都能看出来的事儿。难道说他孟获就看不出来吗?这事儿反正他是不相信的,至于说也许有人会相信吧,谁知道了。
 
    因此兀突骨是又加了一句,“贤弟,你这,不是生病了吧?”
 
    这在古人的话语里,病就是大病,要是小病的话。基本都是叫恙。
 
   
 
    结果孟获一听自己兄长的话,他是差点儿没喷了,真是,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至于嘛?但是他肯定不能直接这么说,只是又一次苦笑了一声,他也没办法不这样儿。[求书小说网www.qiush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然后才说道:“兄长啊,小弟这身体好得很,怎么可能有什么疾病?这你是有所不知,实不相瞒。兄长,小弟昨夜做梦,梦见我南蛮战神。战神告诉我说,今日不得出兵,这两日都要静观其变才行啊!所以,所以这小弟一想,还是别出兵了吧!”孟获为了能劝说住兀突骨,他是把战神都给搬出来了。本来孟获这个人,他确实,真是不怎么相信这个战神之类的神灵。但是他可知道,自己这个兄长。倒是很相信,所以孟获清楚。自己只要把南蛮战神给搬出来之后,自己这个兄长基本就不会说什么了。
 
    果然。一听孟获的话,兀突骨是直接就重视起来了,他也不得不重视。毕竟对于一个比较信仰这个的人来说,他能不重视这样儿的事儿吗?显然,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兀突骨却还是问了孟获一句,“这贤弟居然能梦到战神,可为兄却为何没有梦见?”
 
    孟获一听,心说兄长啊,这事儿我哪儿知道啊?但是他还硬着头皮说道:“这依小弟之见,肯定是因为兄长如今在小弟的三江城银坑洞作客,所以战神自然是直接给了小弟指示。因为他也知道,只要小弟知道了,那么必然会告诉兄长所知,因此……”…
 
    这个理由别管怎么说,反正兀突骨还真是相信了,这个时候他是不住点头,那意思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啊。
 
    于是他说道:“别说,贤弟之言,确实是不无道理啊!如此的话,就可以解释这个事儿了!那么既然有战神他老人家的指示,这看来今日确实是不可出兵了!”
 
    虽说兀突骨的话语里还有一丝遗憾的意味在其中,但是因为战神的指示,他却不得不同意了孟获的说法,那就是不能进兵,要按兵不动才行。
 
   
 
    孟获听了兀突骨的话后,他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心说果然还是战神好使。这对自己这样儿没有什么信仰的人来说,那确实,是没有什么大用。
 
    但是对于兀突骨,自己这个好友、这个兄长,有信仰的人来说,那还真是,战神的指示,那真就比他亲爹亲娘的话,那都要好使,这个都不用多说了,事实摆在眼前啊,不是吗。
 
    孟获此时是不住点头,“可不是吗,这回兄长都明白了吧!唉,小弟何尝不想今日出兵呢,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却是不得不让小弟按兵不动啊,兄长此时是都理解小弟了吧!”
 
    兀突骨是理解地点了点头,“确实,贤弟这之前,为兄还对贤弟有些许误会,不知道贤弟是不是有什么藏着掖着的事儿,没有告诉为兄。可如今来看,却是为兄想错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如此的话,贤弟也只能是按兵不动了!这打仗战死,听战神他老人家的话,那可是半点儿都不错!”
 
   
 
    这回孟获突然是觉得,怎么好像自己和兀突骨的身份是调转过来了呢。可不是吗,如果说之前是自己想着如何去劝说兀突骨这个兄长按兵不动,不能进兵。那么这个时候,好像是自己兄长开始开导起自己来了。
 
    此时此刻,孟获也不得不在自己心里说着,兄长啊兄长,你可不要怪我,这如今的情况,却是我不得已而为之啊。如果你知道了实情,你肯定不会和我一样儿,按兵不动啊,所以小弟为了稳住你,却是不得不出此下策!
 
    孟获认为,自己其实也没有办法,如果说自己说实话就能劝说住兀突骨的话,那么自己还用这么费劲吗?所以让也都是无可奈何啊,只能是在心里叹气了,不过他确实是想了,这如今自己算是达成目的,也算是不错。至少比自己所预想的,好像还简单了不少呢。
 
   
 
    看着孟获此时的表情,是一脸无奈加上遗憾,不过看样儿,他这也算是认了。因此,兀突骨知道,自己这个好友、这个兄弟,就算是妥协了。
 
    所以他心里还是高兴的,是满意的,不过要是兀突骨知道孟获是欺骗他的话,不知道到时候他会是如何精彩的表情呢。反正那个时候,他肯定就不会是如此想法就是了,尤其是其人的表情,肯定要会更加精彩。
 
    但是这个时候,他哪里知道,这都是孟获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注意,让他进入了孟获自己的彀中,结果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
 
    兀突骨是真没有想到这些啊,他哪里知道,孟获在这个事儿上,还能欺骗于他。要不然的话,他虽说在乎两人之间的情份,可却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去说孟获什么。毕竟作为其人的兄长,兀突骨也认为,在有些时候,自己也许真的有这个当兄长的作用才行。
 
   
 
    不过孟获在他面前,真可以说表现得都不错,当然他们碰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多久,这个倒是也没错。
 
    因此,不太长久的时日,确实兀突骨也没有什么机会,去以这个兄长的身份去说孟获什么。这个也得说,孟获在其人的面前,那表现得,确实是,真正很不错,很不错。
 
    有时候祝融夫人还想,要是自己夫君、自己大王一直跟在乌戈国国主兀突骨的身边儿,没准他那些不太好的习惯,都可能给改变了,这都说不定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兀突骨虽说是没能以这个兄长的身份去批评教育孟获什么。但是说话的时候,他却是都以这个身份来对孟获讲的。而他确实比孟获年纪大,其他的实力身份地位,还有其人对孟获如此,孟获自己心里清楚,所以他当然是从来都没有反对什么。
 
    可是即便如此,这如今被孟获所骗,兀突骨因为不知道,他自然没说什么。可他万一要是知道的话,那么他就觉得要说孟获一顿了,但是显然,孟获是不准备让他知道的。
 
 
第三六六章 南蛮王劝阻国主(完)
 
    但是这个事儿,虽说孟获是不能说了,可却并不代表着,兀突骨就永远都不会知道。<strong>小说txt下载Http://wWw.80txt.com/</strong>当然了,也不代表他就一定会知道,毕竟孟获他可是要守口如瓶。所以最后会如此,这个谁也预料不到,但是此时此刻的兀突骨,那确确实实,是没有怀疑孟获什么,相反还从被孟获劝说,到了去劝说孟获。
 
    这个事儿暂时就这么过去了,孟获心说,还好,这自己兄长是相信那个蛮族的战神,要不还真是不好说啊,自己还不一定要用什么办法能把他给劝阻住呢。可不是吗,兀突骨的脾气,自己还能不知道?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比自己还执拗,比自己还一根筋,所以这事儿,整不好的话,那确实……
 
    但是如今好了,这从之前自己劝说他,变成了如今他劝说自己,这难道不就是升华了吗。反正自己之前,那确实是没有想到。所以如今对自己来说,那也真是挺好,比自己预想好。
 
    凉州军马超的中军大帐中,他和陆逊两人正在闲聊,此时探马来报,“报主公,三江城内无有任何动静!”
 
    “下去再探!”
 
    “诺!”
 
    探马下去后,马超便对陆逊说道:“以伯言来看,孟获今日还会发兵否?”
 
    陆逊微微一笑,“主公,以属下来看,今日孟获自然是不会再动兵了!”
 
    马超闻言点头,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对他来说。这孟获按兵不动,那就是最好的情况。毕竟如此就说明,疑兵之计。却是起到了作用。要不然的话,那孟达那边儿。不就是失败了吗。那么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好像没有其他原因能让孟获按兵不动,哪怕是兀突骨,他能说不出兵吗,马超认为不可能。
 
   
 
    马超对陆逊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看我军今日也是可以再休整一日了,也是不会再继续撤退了!”
 
    听着自己主公貌似轻松的话。陆逊在心里直摇头,因为他都清楚,别看自己主公话着好像是挺轻松,实则不然。至少在自己主公心里认为,如今他肩上可是有很大的压力。所以孟获按兵不动,其实他更多还是感到庆幸,如此的话,那才是稍微能轻松很多了。
 
    自己也知道,主公也明白,只要再过个两日。那么这己方的器械打造完毕,那时候就是己方反攻的日子了。什么银坑洞的人马,什么藤甲兵。肯定通通都不在话下啊。
 
    这可绝对不是陆逊他自大自狂,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真是存在的。[&#28909;&#38376;&#23567;&#35828;&#32593;&#82;&#101;&#77;&#101;&#110;&#120;&#115;&#46;&#67;&#111;&#10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他自然没有小看了乌戈国的藤甲兵,但是也绝对不会小看了己方的计策,只要成功,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到时候就看那一日吧!
 
   
 
    一日就这么过去了,三江城内,确实是没有什么动静。当然马超和陆逊都不相信。孟获和兀突骨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但是不管是想法如何,至少在这时候。此时此刻,今日这一日。孟获和兀突骨两人,确实是按兵不动,三江城内没有动静。
 
    至于一直在充当疑兵的孟达,也发现自己这边儿没有什么动静,除了有几路探马之外,确实也并没有其他银坑洞或者乌戈国的人马了。这他就知道,孟获确实是起了疑心,所以暂时是不会出兵了。
 
    可不是吗,孟获不止是没有出兵,并且还劝阻了兀突骨,也让他不出兵。这为了让兀突骨相信他,甚至直接瞎编了一个梦。这要真说起来的话,他其实也算是不容易了,毕竟这都到了这份儿上,还能说什么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