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哪怕他心里确实有些惭愧不假但是说起来这后悔

 第二日,兀突骨看到了孟获之后,是直接向自己这个好友也是兄弟问道:“贤弟,这今日,到底要如何?”
 
    孟获是轻轻一叹气,直接对兀突骨无奈说道:“实不相瞒,兄长,小弟昨日是又做梦了!”
 
    兀突骨一听,心说你这昨日又做梦了?难道优势战神不让你出兵?这样儿的话,今日看来也是不成了。兀突骨想到这儿后,是遗憾非常。毕竟这可是战神他老人家的指示,所以自己还能去违背吗?
 
    一看到兀突骨的表情,孟获就知道,这自己兄长算是猜到了自己想要说出来的话。
 
    不过他还得是说出来才行,于是便听孟获说道:“兄长,这昨日小弟是在一次梦到了我们战神,战神说了,这今日,还是不能出兵啊!”
 
    兀突骨一听,心说果然如此,既然他老人家不让出兵,那么咱们就别出兵了吧。
 
   
 
    对此兀突骨也是很无奈,但是这个无奈也没有办法,难道能不听战神的话吗?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再一次孟获这样儿,兀突骨是在一次劝说了他几句,这和昨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兀突骨越是这么劝说孟获,孟获就越是感觉,自己是对不住自己这个兄长啊。要说自己这个兄长为了自己,这那么远都带兵来了,而且还把乌戈国很少出来的藤甲兵给带了过来。真说起来,这些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两人的交情吗。
 
    可是看看自己,虽说是领情也道谢。但是这点儿却不足以能报答自己兄长的大恩啊。可是这如今别说是报答什么的都没有了,就是自己还连蒙带骗,欺骗自己这个兄长。真说起来的话。自己实在是不应该。可是要仔细想想,自己不这么做。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真要去带兵中了人家的埋伏?
 
   
 
    要不怎么说孟获他这个水平的,就是个谋略连半吊子都不到的水准。
 
    说起来要是汉人,真知道对方有伏兵了,在哪儿埋伏的,那么基本都有办法来一个将计就计什么的,这都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但是在孟获这儿,显然是不行了。反正他真是没有想到什么将计就计的东西,这个就不得不说。他这水平还是不够、不足啊。
 
    如果说是换成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他们手下人肯定马上就有办法。但是这南蛮孟获这儿吗,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啊!
 
    或者也可能是最近的胜利让孟获是太过得意,重新夺回了三江城银坑洞,以致于让他也想不出什么来了。要不然的话,这他如今连个将计就计,却也是想不出来。他要这是想出来的话,这孟获那点儿人马,哪够他银坑洞的士卒还有藤甲兵一走一过儿的啊!
 
    但是如今的情况。孟获却是什么都没想起,只想着自己按兵不动,然后找机会呢。
 
   
 
    当然了。这个其实也得承认,他确实是有道理的。本来嘛,按兵不动,找寻机会,等待时机,这个并不是无的放矢。仔细想来,其实也是有一定的道理,并不是说就不能成。
 
    但是如今来看,反正这两日。却是还没有什么机会,也许明日后日就有了。这都说不定。
 
    听了自己兄长的劝说后,孟获是苦笑了两声。其中所包含的意义。也只有他自己,是最为清楚的了。
 
    其实这个按兵不动是因为对方有埋伏的事儿,基本除了孟获一人知道,其他人还真是都不知道。毕竟孟获心里也清楚,这事儿自己知道也就行了。至于说其他人都知道,那么未必就传不到兀突骨的耳中。所以为了别让自己这个兄长说自己,这事儿只能是自己知道,那才叫秘密,否则的话,那还是什么秘密啊。
 
   
 
    这就不得不说,孟获隐藏得还挺好,反正这个事儿是因为伏兵引起来的,他才没动兵,还真就是他一人知道,至于说探马也可能知道点儿什么,但是探马一直都在三江城外,所以想去传什么,也不知道和谁说啊。因为这事儿,其实还是挺保密的,这是绝对的。
 
    此时孟获是直点头,“兄长之言甚是,听了兄长的话后,小弟是明白了很多!其实昨日经过了兄长所劝,小弟就已经是明白不少了!所以今日再遇到如此事情,小弟也并非是看不开,已经都算是习惯了,习惯了!哈哈哈!”
 
    看到自己好友、自己这个兄弟能如此,兀突骨是欣慰地笑了。在他心里来看,这自己以兄长的身份来对自己兄弟说几句,说起来也算是理所应当啊。不过这可不是批评他,而是劝诫孟获,这自己目的达到了,那也就是了。
 
    看着自己兄弟能如此,自己其实也就放心了,至于什么时候再战,自己也不信一直都不成?
 
   
 
    “贤弟能有如此想法,为兄这也就算是放心了!只是这昨日耽误了一日,今日又耽误了一日,这明日呢?如果久而久之的话,这难免是夜长梦多啊!”
 
    要说这兀突骨所担心忧虑的,那可绝对不是什么没有道理的事儿。反而说起来,其实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东西。
 
    别说是他了,就是孟获,也不一样儿是担心忧虑吗。可是他也明白,就算是如此,又能如何?自己如今的情况是,不能动兵,那么就只能是积蓄力量,等待时机,这可一点儿都不错。
 
    只要对方动了,那么自己也该是动动了。对方要是不动的话,自己这边儿,确实也不好动啊。这可不是自己怕了凉州军,而是实在是按兵不动要比动兵好,那么这样儿,自己还不知道如何去选择吗?
 
    只是却对不住自己这个兄长啊,是如此相信信任自己,可自己却是欺骗于他。
 
   
 
    但是哪怕如此,孟获却一点儿都不后悔。哪怕他心里确实有些惭愧不假,但是说起来这后悔不后悔,他确实是没有一丝后悔。
 
    这事儿要是后悔的话,孟获就不会这么去做了。在他看来,自己基本也从来都是“做了不悔,悔了不做”,这事儿自己这么做了,自然就不会后悔,后悔就不这么去做!
 
    孟获此时对兀突骨点头,不过他还是说道:“兄长之言,确实不无道理。不过依小弟来看,这战神也不会一直都让小弟按兵不动的。所以估计明日后日,也就差不多了,只要战神不托梦给小弟,那么就说明该是我军行动的时候了!”
 
    看着自己兄弟也是很推崇战神,这兀突骨是觉得不错。毕竟他自己所信仰的,当然也是希望别人都能去信仰,这个是肯定的。以前他确实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兄弟对这南蛮神灵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但是如今来看,自己兄弟好像还是挺信奉这个战神的,和自己倒是一样儿啊。(未完待续)
 
    ...
 
    ...
 
 
第三六七章 祝融夫人忙问询
 
    这毕竟自己兄弟和自己有着一样、相同的信仰,这个肯定是好事儿。求书网小说qiushu.com这不就说明了,自己和孟获两人间,相同相似的地方就更多了吗。
 
    兀突骨听过汉人的话,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就觉得自己和孟获,其实就是如此。至少两人在不少地方上,其实是很相似的,或者说其实就是一样儿了。
 
    当然这个是有好的相同的地方,也有哪些不太好的,却也相同的地方。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儿,兀突骨才觉得这个其实更难得。他倒是不知道孟获的想法,但是他自己的想法就是,这个好友、这个兄弟,自己是认定了。
 
    所以当得知孟获是要请他出山的时候,兀突骨是毫不犹豫地直接答应了。真要说起来,这自己已经是好久都没有出兵了吧,以致于让不少人可能都忘了自己乌戈国的藤甲兵。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自己乌戈国的藤甲兵,那却是在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真要是说起来,这无论如今在这儿的凉州军的前身是益州军也好,还是不是益州军也罢,这个事儿真不是最重要的。<strong>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strong>天下人就只知道,如今是凉州军在南蛮失礼了,那就足够了。
 
    毕竟不管是以前马超的家底凉州军。还是之后其他各州的人马组成的凉州军,这在现在的大名儿,还不都是凉州军吗。
 
    所以不管是哪儿的凉州军,只要是凉州军败了,那么便是所有的凉州军都败了。不管你是凉州本地的凉州军、还是益州的凉州军、司隶的凉州军、并州的凉州军,乃至冀州的凉州军,这不都是凉州军嘛。
 
    天下人自然不会去分得那么明白,又是这个地方的凉州军,还是说那个地方的凉州军。反正他们只知道,是凉州军。那么就足够了。他们不会去说益州的凉州军败了,凉州的凉州军胜了,这个事儿。不可能。
 
   
 
    孟获是没办法,又一次欺骗了兀突骨,所以他也没有多少脸在兀突骨面前就这么一直和他说话。他觉得自己这样儿真是大言不惭啊,虽说他也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但是凭借他的感觉,他认为自己就是这样儿的。
 
    所以他依旧只是和自己兄长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告退了。对孟获来说,他是不想在自己兄长面前,这么去面对他。他一这样儿。就感觉自己这心里有愧,很是愧疚。可是孟获却也不能把实话给说出来。因此这个过程是痛苦的,是他不想要的。所以……
 
    与其去和兀突骨闲聊,倒是不如自己随便走走看看,也许那样儿会更好。反正对他来说,这今日自己依旧是不出兵,那么这不己方士卒又能休息一日了吗。
 
    他知道士卒的想法,他们肯定是期望如此的,毕竟有几个人希望每一日都打仗呢。
 
   
 
    反正孟获是知道,己方士卒不喜欢每一日都打仗。兀突骨乌戈国的人马呢,也是这样儿。至于说马超凉州军,想来肯定也是如此。
 
    当然这个不是说所有人都这样儿,只是绝大多数的士卒,肯定都是这么想的。毕竟打仗意味着就得牺牲,就得死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那么如果战争没有了伤亡,想来士卒就不会拒绝了吧。毕竟这要是打仗和不打仗一样儿的话,这基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过如此的话,估计当兵的人,肯定是要越来越多,这不见得就是一个什么好事儿。
 
    孟获是回到了自己银坑洞的住所,结果看到自己夫人还在,一直也没有出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