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可都知道有了陆逊这么个强援对于己方在凉州军

 众人一听,心说这,他们也简单想了,但是还真是,一时间没有想到。毕竟陆逊是顶级谋士,还是玩火儿的高手,所以他在看到了藤甲兵之后,稍微想了一下就想到了,那是很正常的。不过其他人吗,确确实实,是没有他那个本事,所以……
 
    马超当主公的这么一问,众人是没反应了,都低下了头,马超一笑,心说这事儿还得是陆逊出手啊,其他人,不行!
 
    于是乎他直接问向了陆逊,“不知道伯言可有何想法,但说无妨!”
 
    陆逊闻言点头,“诺!”
 
    他也算是明白,自己主公应该是看出来自己有想法了,所以这就直接问向了自己。
 
   
 
    这在马超让人去保护工匠撤退,和保护那些喷火器械的时候,陆逊就有了怀疑。不过那个时候,他也不能十成把握去确定此事,但是却也有了七八分的把握,这个不假。
 
    而之前他听了马超介绍完藤甲后,陆逊这回算是有九成九的把握了,他就知道,自己所想不错,自己主公也是如此想法!
 
    所以他是胸有成竹,直接对马超,也是对众人说道:“主公,属下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想与主公和各位分享!”
 
    马超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伯言有话,但讲无妨!”
 
    听了马超的话后,陆逊便直接说道:“这主公之前也提到了这个藤甲的制作,是需要‘浸于油中,半年方取出晒之,晒干复浸,凡十余遍,’这属下是不是可以认为,藤甲不惧水,但是却是易燃之物,却是怕火!”
 
   
 
    马超一听便笑了,然后是拍了两下手掌,“啪啪啪……”
 
    随即说道:“好!好啊!伯言能看到如此,当不愧为顶级的谋士也!”
 
    陆逊赶紧是谦虚了几句,反正就是客气呗。而众人听了陆逊和自己主公的话后,他们是豁然开朗,就像是在心里打开了一扇窗户一样儿。他们一下就都明白了,毕竟都不傻,之前不过是没有想到罢了,但是经由陆逊这么一说,自己主公这么一个态度,他们要是还不知道什么,那不就奇了怪了。
 
    他们心里也算是服气,毕竟这么多人,也都听了自己主公所说,又什么油浸,还得很久时日,但却只有陆逊一人想到了,并且说出来用火来对付,这也不得不说,人家确实是比自己这些人强多了啊。
 
   
 
    这自己这些人,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不过众人确实是服气的,这“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如果说起来武艺,那么随便出来一个,估计都能把陆逊给杀了好几次了。但是说起谋略这些,在座的各位,那却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人家的,就连自己主公也包括在内,是都不行啊。
 
    所以别看陆逊加入凉州军的时日晚,这都不错,但是在此时,他却是被在座众人所佩服,确实是服了。以后要是其他不知道的人,敢小看了陆逊,那么这些人肯定是要帮着说话的。
 
    并且有人想得就更深了,这如今益州一系,确确实实感觉是缺少谋士。不是说就是那么缺少,一个都没有,主要是没有几个自己主公看重的人。
 
    这张松是当益州牧,所以不可能和自己主公一起出征,那么益州其他的谋士呢,自己主公倒也不怎么用啊。就说黄权,也不过是如今出征才带上他了。
 
   
 
    所以陆逊呢,他虽说不是益州的人,但是因为跟着马超来到益州来到了南蛮,所以最后还是会让人把他给划分到益州一系来,因此……
 
 
第三五八章 孟起聚众议对敌
 
    就算是陆逊他再不想拉帮结派,但是最后的结果,却也是由不得他了。(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棉花糖反正别人,肯定是要把他给划分到益州一系来的。
 
    所以益州一系的人,可都知道,有了陆逊这么个强援,对于己方在凉州军中,在自己主公帐下的地位,肯定是有好处的,不是吗。
 
    就因为这样儿,益州一系的将领,也有他们自己的小九九,说白了,陆逊想到了这些,他们,其实也一样儿想到了。毕竟有些事儿呢,其实是再明白不过了,就是马超,也是一样儿都明白。但是对于这些事儿,马超就是当作没看到,反正只要不给自己惹事儿惹麻烦,那么其他的,自己也真是,不愿意去管。
 
    要不然的话,可能自己属下就得在心说了,自己这个主公怎么管得那么宽呢,什么事儿都得去管,那是要让人埋怨的。
 
   
 
    而马超夸奖了陆逊一句话,便直接问向了众人,“不知道各位觉得,伯言所说,如何啊?”
 
    虽说看众人的表情,那是,看着他们都是同意的。不过马超也是知道,这还得多问几句,毕竟该说的话,那是肯定要说的,这个是绝对不能没有就是了。因此,他便有了如此一问。
 
    第一个说话却是费诗,比较出乎马超的意料,因为之前除了他和自己合兵一处之后,那个时候,费诗倒是还能多说几句。不过之后吗,却是不怎么爱说话了。对此。马超也不强求,反正自己给他安排得事儿,费诗都完成得很多。这就足够了。至于说其他的,马超确实也没有要求那么多。
 
    毕竟费诗其人。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将,说起来他是益州的名士,是一个文士、谋士。张松派他去抵御孟获,这个就不得不说,益州没人了,而且也得说是费诗本事不错。而当年他是,不怎么欢迎自己,但是经过了这么十年的时间。终于是能给自己做事儿了,这就是好事儿。
 
   
 
    而这个时候费诗出言说道:“主公,属下赞同伯言先生所说,既然藤甲是用油来浸,那么我军当用火攻!”
 
    马超闻言点头,众人听后也是如此,不住点头。(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棉花糖确实,之前不知道这个,听了自己主公说完后,自己这些人也没有想到太多。结果还是人家陆逊想出来的,这就是本事,不服不行。
 
    可不是吗。在座这么多人,可就人家陆逊陆伯言一人想出来了,这就说明问题,不管你承认也好,是不承认也罢,人家的本事,那都是实实在在的。这也不怪自己主公器重人家,如果说陆逊要是没有两把刷子的话,那么何德何能。能受到自己主公如此看重呢?
 
    马超笑了笑,然后继续问道:“不知各位还觉得如何?福达。你来说几句!”
 
    崔安一听,确实是有些惊讶。心说这自己主公是叫上俺了?要俺来说,那肯定还是同意啊!可不是吗,这伯言先生,还有那个费诗都同意了,这看着自己主公也同意,自己还能不同意?
 
   
 
    并且崔安的想法其实也挺好,因为他也知道,只要这己方有了打算,有了想法后,那么肯定就要再和那个藤甲兵一战。那么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不就是有发泄的地方了吗。
 
    他姥姥的,之前自己是受了苦了,什么时候也没有这么憋屈过啊,但是今夜算是开了张了!
 
    所以崔安就是如此想法,在他看来,一切都没有和藤甲兵再战来得选出来一个最不甘心的,那肯定还是非崔安莫属。就算是马超和陆逊,也还没那样儿。毕竟马超知道藤甲兵的厉害,所以对于胜败,他虽说不可能一点儿都不看重,可却绝对不是说看得那么太重。毕竟他也知道,心里都清楚,这在南蛮这儿,尤其是三江城银坑洞,那肯定是不比中原。
 
    你觉得孟获他们不厉害,但是却肯定也不能小看就是了,所以……
 
    对于败了这么两次,是,马超也有些难以接受,但他也不是说就接受不了了。至少他在决定来南蛮的时候,就已经是预料到了,这肯定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就是了。
 
   
 
    而众人都理解崔安,也算是了解他,无论是马超、陆逊还是其他众人,都是这样儿。
 
    所以与其说是自己主公最不甘心,其实还真不如说是崔安他最不甘心,这个是肯定的,众人都这么看。他们倒是清楚,自己这些人心里的不甘,那却是没有人家崔安多啊。
 
    因此对于崔安说出来这话,众人包括马超,可都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也真是这样儿,如果说崔安说出来别的,说不同意,那才会让众人觉得奇了怪了呢。不过他说同意,完全同意,看着他那样儿,就差如今直接提着自己的描金戟去和藤甲兵一战了!
 
    可不是吗,这表现就差是直接写在脸上,说俺崔安要马上去报仇雪恨,不杀他藤甲兵个落花流水,俺心里都咽不下这口气啊!
 
    所以这样儿,众人这个时候都对崔安抱以善意的微笑,都知道,这崔安大爷,也真是,想要雪耻的心是很急迫的,这个肯定没错。
 
   
 
    马超此时是笑着对崔安点了点头,因为崔安这个态度,其实还是值得去鼓励的。
 
    当然了,如果说崔安要是没头没脑,直接说要马上去对付藤甲兵,那么自己绝对不会这样儿。但是他那意思,是同意了自己和陆逊所说,那么自然就是自己要去赞成的了。
 
    所以马超对崔安笑道:“好,好啊!福达看来也是同意的了,这看来福达也知道动脑了嘛!”
 
    结果听了自己主公说完,众人都是善意地笑了。不管是不是这样儿,反正崔安是同意了,这个可是错不了。
 
    马超也是趁热打铁,“各位,既然如此,那么各位以为呢,这我军对藤甲兵火攻,如何?”
 
    众人此时知道,都得表态才可以,所以是齐声说道:“一切谨遵主公之令!”
 
    马超对众人是摆了摆手,说道:“好!既然如此,咱们便好好商议一下,到底要如何,最后才能破敌!”
 
    “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