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其实在他想法中今日也会是如此不过明日吗那就

  翌日,已经都过了巳时之后,孟获这才醒来,虽说他夜晚的时候,并没有亲自去战斗多久,但是就看着士卒战斗,指挥着战斗,也是挺累的。并且心里激动,兴奋,这也是让他不至于失眠了,所以睡得算是好。
 
    等祝融夫人叫醒他之后,孟获知道,今日休息一日为好,毕竟大家其实都累了。己方不用多说,都这样儿,那就更别说是兀突骨的藤甲兵还有那些步卒了。
 
    所以在之后两人碰面的时候。孟获对兀突骨说道:“兄长,今日咱们便让士卒休息一日吧,明日再和凉州军一战!如何?”
 
    兀突骨一听。是连连点头,其实他心里也是如此想法。不过因为面子的原因。他是不可能就这么直接去和孟获说的。所以这个时候孟获主动提了出来,这也确实,是正和他的意思,他自然是不会不同意了。
 
   
 
    所以此时他也说道:“好,如此的话,就依贤弟!实不相瞒,我军士卒,无论是藤甲兵还是步卒。其实也都是累了。如今贤弟知道体恤他们,想来他们肯定会无比愿意的!”
 
    对此,孟获不过是笑了笑,知道自己兄长就是客套话。毕竟不管怎么说,这自己兄长手下的士卒,怎么可能也不能那么一味去感谢自己啊,这事儿不可能。
 
    这就好比是自己银坑洞的士卒,哪怕是兀突骨带着乌戈国的人马来这儿,帮己方胜了凉州军,夺回了银坑洞。这都半点儿不假。但是要真说起来,自己银坑洞的士卒,最感谢的还是自己。可不是兀突骨,哪怕他们也知道,兀突骨是帮了他们了。但是说起来,最后还不是自己这个洞主,这个蛮王去请来的兀突骨吗,兀突骨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才来的。(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
 
    所以可不是看在别人的面子,因此他们还是感谢自己这个洞主,这个蛮王的,这都是不错。
 
    “既如此。那么兄长,咱们便如此说定了!”
 
   
 
    兀突骨点头。“好!一切都依贤弟所言!”
 
    抛开面子的事儿,这解决了。那么其实兀突骨他也并不想在今日继续出兵了。也真是,他们乌戈国的人马和凉州军大战了一场,哪怕是没有什么太大太多的伤亡不假,可士卒劳累的程度,自己这个当国主的,还能不知道吗。
 
    兀突骨其人,也知道体恤一下下属,也知道不能让士卒就这么一味地去进攻。毕竟这事儿真要说起来的话,还不是自己这边儿乌戈国的事儿,是自己好友、自己兄弟的事儿。
 
    自己是个国主不假,众人都听自己的也不错。也是自己要是太过独断专横的话,那么久而久之,肯定也会让手下的将士不满的。
 
    如果说一次两次,那么都无所谓了,时间长了,这事儿也就都过去了。但是总要是如此的话,那么肯定就是个问题。
 
   
 
    况且自己还能不知道吗,这自己带兵来这儿,已经是让不少人心里都有意见了。不过因为自己是国主,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说一不二,因此没和自己说什么。但是那不满的情绪,自己还都是清楚的。
 
    自己既然知道的,就不可能当作没有看到。反正这事儿,就出这么一件的话,那自然是没有什么,但是一直都有这样儿的事儿发生的话,那么必然就是问题。所以如今自己也不好再让自己的手下的将士再对自己心生不满来,要不然的话,肯定不好就是了。
 
    所以他还巴不得孟获这样儿,他也是乐于如此啊。因此两人说完后,便各自去自己一方传令去了,这个事儿肯定要先和己方士卒同报一声的,想来这一说出去的话,己方的人马会高兴,毕竟谁也不愿意天天去玩命。
 
   
 
    这昨夜已经是来了这么一回了,那么今日,应该是好好休息最好。要是再让士卒去拼杀,不少士卒真就会有意见啊!
 
    而乌戈国的士卒和孟获银坑洞的士卒都知道了今日不用再出战的时候,他们心里都是高兴万分。也知道,这是自己国主(大王)体恤下属,所以这不让自己这些人休息一日了吗。
 
    “报主公,三江城无任何动静!”
 
    马超听己方探马所报,他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探马说道:“好了,知道了,下去吧!”
 
    “诺!”
 
    在探马离开后。马超是直接问向了不远处的陆逊,道:“伯言以为呢。今日孟获他们是要休战了?”
 
    陆逊闻言一笑,其实在他想法中,今日也会是如此,不过明日吗,那就不一样儿了。
 
   
 
    所以他此时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依属下来看,这孟获和兀突骨今日肯定是要让己方士卒休息一日。然后明日再和我军一战,想来他们是打得如此主意!”
 
    马超一听。觉得陆逊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如果说自己是他孟优还有兀突骨的话,自己其实也得这样儿。怎么说呢,这很多时候,你身为主公,如果不能体恤一下手下将士的话,那么确实,短时间没事儿。你不经常,也不见得就能有事儿。但是你要总那么去做,而且时间久了。那么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所以孟获和兀突骨的做法,其实并不难理解。反正这不能总让马儿跑,还得给它喂草。还得让它休息啊,这个不都得这样儿吗。
 
    就说以前袁绍,其人对手下冀州军士卒是个什么样儿的,就不用多说了。反正最后手下士卒倒是不少,几十万,但是结果呢,还是干不过人家曹操。
 
    --------[熱,門.小'説。 网]---------
 
    是,这个当然肯定不是说都是冀州军士卒的原因,最后才让袁绍败亡了。但是说起来的话。这个肯定是有他们一部分的原因在的,这倒是也觉得没有错。
 
    所以应该对手下将士如何。当主公的,心里应该得有数才行。
 
    知道今日孟获他们应该是不会进攻了。马超算是放下了点儿心。但是这人家也不可能就一直不出兵不是?是啊,如果说没有藤甲兵的助阵,马超就知道,以孟获他那个性格,打死他,他也不会带兵出来。
 
    但是如今却是不一样儿了,这不有人家乌戈国藤甲兵的强援吗,所以不用多说了,孟获要是再抓不住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出兵的话,他还有什么希望能胜了自己?
 
    昨夜算是一场胜利,但是以自己对其人的了解,这肯定是不够用的,那么他当然还想着再一次大胜自己,甚至直接就把自己和凉州军给赶出三江城的地界。
 
   
 
    但是马超心说了,孟获要真是如此想法的话,那么可就要打错算盘了。反正这一次的如意算盘,依旧是要打错。
 
    不是说自己就小看他,主要是过几日时间到了,己方的器械都打造好了之后,那么对付藤甲兵,就不在话下。所以如此的话,他孟获一方,乌戈国兀突骨一方,还有什么能威胁住己方的呢?
 
    之前己方的败,说白了,还是因为藤甲兵,没有藤甲兵,己方不会失败,或者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败,可也绝对不会败得那么快啊。
 
    但是如今呢,这己方确确实实是有了对付藤甲兵的办法。也许有人还会怀疑,但是自己却觉得没有怀疑,自己的火攻方法,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就怕到时候藤甲兵不来,那么来了的话,搞不好,他们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说起来,这藤甲兵就是,或者更准确来说,藤甲就是,可不是吗。如果之前说,众人还不了解这个藤甲的话,但是听了自己主公一说,就算是都明白了。也知道了,敢情这东西确实是秘制的,而且也真厉害,不怕水,但是却怕火啊!
 
   
 
    还真是,这其实应该说什么东西都是这样儿,再强悍的东西,也不是说就没有弱点的。至少也有相对薄弱的地方,这个是肯定的。
 
    当你发现在你眼中比较强悍的东西,一下出现了弱点,或者说你发现了弱点,其实那也就真没有什么了。
 
    在马超说完藤甲怕火之后,他已经是让自己属下告诉了己方的士卒,绝大多数凉州军士卒那对自己主公的话,可以说真是,信任非常。他们就知道,自己主公不会骗他们。因为这事儿要是被证实不真的话,那么后果肯定要很严重,所以自己主公能那么去做吗。
 
    所以别看凉州军是刚刚大败,这个没错,但是因为马超让属下告诉了士卒,说了藤甲的弱点,因此,他们其实也没有那么惧怕顾虑这个藤甲兵了。关键马超是特意让人说了,他们已经是想到了办法,去对付藤甲兵,到时候绝对没有问题。所以士卒听了,他们是有信心的。
 
   
 
    真要说起来,其实凉州军的士卒,那确实是不错,就看着这么一点,相信自己主公和将军,就绝对不一般了。(未完待续)
 
 
第三六一章 马超巡视工匠营
 
    确实,至少这么说吧,可不是所有的士卒,都是像凉州军一样儿。<strong>求书网WWW.Qiushu.cc</strong>当然了,这其中也有马超这个当主公的,是比较有威信的原因。自然,这也有他手下将领的原因,都有。
 
    马超此时再次对陆逊说道:“如此,我军也好休息一日!伯言,趁着此时没有太多的事儿,比较空闲,咱们一起去工匠营去看看吧!”
 
    陆逊点头,心说这自己主公可觉得不是无缘无故就去那儿,如果说去监督一番,也并不为过。但是主要还是看看打造器械的进展,然后在鼓励一下工匠,毕竟如今这个时候,越早完成,那当然就对己方越好,不是吗?
 
    所以他是忙说道:“也好,主公,属下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马超一笑,“走吧伯言,咱们一起去看看,要不我这儿,也不太放心啊!”
 
    陆逊心说,如此的话,那当然是要去看看了,毕竟这可不是小事儿啊。
 
   
 
    对于打造器械的事儿,虽说马超是交给黄权去监督了不假,但是陆逊一样儿是看重的。
 
    说完后,两人便一前一后除了大营,然后去往了工匠营。这个工匠营,当然就是说工匠有单独的一个营地。自然他们也是在凉州军大营的范围内,这个是肯定的,要不然的话,那还是一个军队吗。不过就是在凉州军大营中,他们是有单独的一块地方。马超也很少来这儿,至于说陆逊。那可真是第一次到这儿。
 
    还没到呢,就被守卫的士卒给发现了,“主公。先生!”
 
    马超笑着对己方士卒点了点头,“好了。不必去通报,我和伯言进去就可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