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守卫的士卒一看这公衡先生给自己主公和伯言先

   “诺!”
 
    马超叫住了刚想要去通报的士卒,他直接和陆逊就进了工匠营,也没让士卒去通禀。主要是马超觉得,这还是不要打扰他们那些人更好。
 
   
 
    毕竟那些人,马超还是知道的,如今听这声音就明白,这他们是忙活得不行。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所以自己和陆逊这一来。士卒再一通禀,人家是出来迎接还是不出来?
 
    不出来的话,那万一要是被自己给说了,处罚了呢?可要是出来,马超了解他们那些人的脾气,要说真正有本事的,还不一定能如何去趋炎附势。这工匠营的主管,那可是自己亲自在凉州请来的人,所以那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来的。
 
    本来以人家的本事,到哪都不会差。自己说能被自己请来,当然是自己有好东西吸引着对方了,所以就不用多说了吧。
 
    自己认为。八成对方就算知道自己来,也不会出来迎接,最多是让别人出来。这倒不是对方有意摆谱,主要是他如今肯定是忙活着呢,所以哪有那个国际时间出来迎自己?
 
   
 
    所以马超认为,得了,还是自己和陆逊直接进去吧,也别去禀报什么的了,耽误时间。也没有什么大用啊。
 
    于是就这样儿,马超是拦下了想去通报的士卒。他和陆逊是直接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后,这声音就更大了。这肯定是忙着呢,并且马超也看到了不少人正在忙活着。
 
    不少人看到马超之后,赶紧是给马超施礼,当然绝大多数的人,还不知道陆逊是谁。但是想着能在自己主公身边儿,那肯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啊。
 
    “主公!”
 
    “主公!”
 
    ……
 
    马超对众人摆了摆手,“各位辛苦了,不必和我打招呼,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吧!我这就是随便看看,看看!哈哈哈!”
 
   
 
    不可能所有的工匠都和马超亲自所找来的那位一样儿,所以怎么可能对马超视而不见呢。哪怕马超如此说,但是众工匠可能当作没看到马超吗,不能也不敢啊。最为基本的,这在凉州军中,马超就是那个在最顶层的人,而且他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并且谁不知道,这自己这个主公,那真可谓是杀人不眨眼了,所以……
 
    没一会儿,马超和陆逊两人已经是走了一半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人是看到了正在这儿监督着的黄权,他这个时候,正是在这儿呢。
 
    看到自己主公和陆逊来了,黄权是赶紧打招呼,“主公,伯言!”
 
    不过他马上就说道:“这主公来了,守卫也不吱一声,这……”
 
    马超是笑着一摆手,“公衡,此事不能怪守卫,是我没让他来禀报的。这今日我和伯言,就是来这儿看看而已,这何必那么劳师动众的呢!”
 
   
 
    “是,主公所言甚是!”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黄权是赶紧点头,他倒是也知道一些这工匠营的事儿。就是这地方的负责人,那可是自己主公亲自从凉州军给请来的,而人家别看只是个工匠,但是可以说还真是,没怎么把自己主公看在眼里过。
 
    这可绝对不是其人目中无人,太过狂傲,说起来,真不是这样儿。主要还是每个人所追求的东西不同,那位一辈子都把追求放在了打造东西上面了,你要和他说点儿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保证比看到马超是亲百倍千倍。
 
    至于说怕马超?那有什么可怕的,用人家的话来说,我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算是半只脚都进了棺材的人了,反正只要不把人家给得罪狠了,谁能找老头子的麻烦呢?
 
   
 
    这话还别说,仔细想想,那确实是有道理的。反正在马超看来,他是不至于把那位给如何如何了,不说还用人家吧,就说对方一把年纪了,还出来做事儿,冲这么一点,自己也得尊重啊,其他的东西,那都是小事儿。
 
    马超点了点头,然后向黄权问道:“这李老是在那边儿?”
 
    马超一指他和陆逊没有走到的那一片地方,说道。那个李老就是他在凉州,亲自请来的工匠师傅,绝对是一流的本事,没说的。就这,自己也是费了不少劲,才让人家跟着自己,而且人家也算是看在自己老师的面儿上,要不然的话,想都别想,毕竟李老头儿也都六十岁的人了,所以也真是,让他跟着军队来回跑,确实,也是难为他了。
 
    毕竟其人只是个工匠,可不是武将。就说一个武将,六十岁了,那体力下降还多呢,有几个像黄忠那样儿的,所以不用多说了。
 
   
 
    黄权苦笑了一笑,然后连忙点头,“是,不知主公的意思,是要去找李老?”
 
    马超是赶紧摇头,心说我还找他?我要去找他的话,他会不会把我给轰出去,这都不好说啊。当然了,这事儿是不可能,但是表面上是不能如此,可是暗地里呢,估计这老爷子还得让自己赶紧走,要不影响他在这儿的工作啊。
 
    所以马超是拍了拍黄权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公衡啊,这我就不过去了,毕竟我和伯言已经算是走了大半了!至于李老那儿,等我们离开之后,你再和他说吧!你告诉李老,只要三日内完成,这月的工钱加三倍!”
 
    马超知道,对这些人,肯定是要说之以利才行,你看对于李老那样儿的,钱粮什么的,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但是对于那些普通的工匠来说,当然还是这些东西更有用,这是肯定的。不管怎么说,如今还是乱世,这是一点儿都不错。
 
   
 
    所以别说是乱世了,就是太平盛世,那钱就更有用了,粮倒是不像如今的乱世这么重要,但是也不能少就是了。所以钱粮,那当然是重要的,并且不止是他们这些工匠,就是那士卒,当兵吃饷,当兵吃饷,还不都是这么回事儿吗。
 
    在听了自己主公说完后,黄权是赶紧点头,他也知道,自己主公这么一说,这就绝对是有用。反正把手令一出,众工匠就都明白了,自己主公是亲自下令了。
 
 
第三六二章 召将交待新任务
 
    黄权点头,然后马上就说道:“主公放心,此时属下马上便去传达!”
 
    马超满意地点了点头,“好,这边儿的事儿,便都交给公衡了!”
 
    “诺!还请主公放心就是!”
 
    “公衡做事,我放心!伯言,咱们回吧!”
 
    马超心里也清楚,这看过了大半,就算是可以了,至于说还有一小半的地方自己和陆逊没走,那也没有办法。qiushu.cc [天火大道小说]毕竟自己可真是不想看到那个老爷子,要不然的话……
 
    所以趁着这个时候,自己和陆逊赶紧走,那就是上策啊。等那老爷子就算是发现了,那也什么事儿都没有。可这个时候要是被他给发现了,那么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因此马超也明白,这如今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什么都不用说了。反正该说的,自己和黄权也都说完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之前马超是没有让士卒来禀报,所以黄权也才看到自己主公和陆逊。但是这个时候自己主公都要走了,这自己肯定不能当成没看到啊,所以一听马超要离开,他是忙说到:“属下送送主公和伯言先生!”
 
    马超一笑,不过却也没推辞,毕竟这事儿都是礼节,所以别那么让来让去的,没有什么用。
 
    于是就这样儿,马超和陆逊是被黄权给送出了工匠营还挺远。守卫的士卒一看,这公衡先生给自己主公和伯言先生送出去挺远,不过自己主公这刚进去也没多久,怎么就出来了呢?
 
    士卒确实也不太明白这个。到底是什么愿因。本来他以为,是大营有什么事儿,所以自己主公是不得不回去。但是一想。这个不对,毕竟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怎么没看到有人进去找自己主公?所以,应该不是这个。
 
    最后士卒也不想了,反正想也想不明白。
 
   
 
    回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后,马超对陆逊说道:“伯言觉得,我军能否在三日内完成那些器械?”
 
    陆逊一笑,说道:“主公觉得呢?”
 
    马超也是一笑,“这是我问你啊,还是你问我?如果真要我说。[热门小说网ReMenxs.Com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我认为应该是差不太多吧,伯言你说是也不是?”
 
    陆逊点头,“我意与主公相同,确实是没有问题!当然,前提是我军就这么一直太平着,相安无事,那么应该是可以!”
 
    马超一听,说道:“这,我军倒是没什么,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孟获还有兀突骨,倒是不想让咱们消停啊!”
 
    陆逊闻言点头,心说可不是吗。这也就是所谓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就是如此。
 
   
 
    马超此时眼前一亮,直接对陆逊说道:“伯言看,我军晚上直接退兵如何?”
 
    “主公认为,退出多少里合适?”
 
    “这个,伯言以为呢?”
 
    陆逊一笑,然后对着马超,是伸出了右手的三根手指,“至少也得三十里!”
 
    马超听了陆逊的话后。双眼微眯,心说三十里!不算近啊。这己方退了三十里,那么算不算得上是示敌以弱呢。如果真要是退三十里,他们不会再继续追过来,那么这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马超也想了,这要想不让孟获他们追上,如果说自己就这么一直退,他们一直追的话,那最后不退回禺同山去了?
 
    而此时陆逊所说,那意思是不是,自己退了三十里,孟获他们就不会继续追了呢?
 
   
 
    对于这个,马超是直接问向了陆逊,“伯言的意思是说,是不是退了这三十里后,孟获他们就不会追上来了?”
 
    陆逊一听,是微微摇了摇头,“此事属下并不能保证,至于这个三十里,是属下觉得,我军撤退最合适的距离!”
 
    马超听了之后,他是明白了,心中虽说是有点儿小失望,不过他也知道了,原来陆逊的话,是这么个意思。
 
    “那么伯言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能尽量不让孟获他们追来,要不然的话,我军要撤退到什么地方?”
 
    陆逊一笑,直接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主公就再给孟达孟子敬一千人马,想来应该是没有问题!”
 
   
   
 
    要不然的话,怎么他和马超战斗了这么多次,却是中了这么多计。如果换一个人的话,可就未必要中这么多计。
 
    因为什么都不懂的,有人是无知者无畏,那是一点儿都不假。可是有人不这样儿,有人是非常小心谨慎,所以你拿他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办法。
 
    可孟获这样儿的,以他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也变成了无知者无畏,所以就不用多说了吧。他在大多数的时候倒是不那么觉得,孟获就以为自己是“艺高人胆大”了,只是可惜啊,他那哪是啊。
 
    马超笑着点头,然后吩咐士卒道:“来人啊,把费诗将军找来!”
 
    哪怕费诗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将,但是在军中,还是把其人叫将军。不止是马超,凉州军士卒也是如此。总不能叫费诗文士吧,也不能叫费诗谋士啊,说是军师倒是可以,但是在这儿来说,费诗还不是军师,确实是个将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