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主公是要继续退兵所以子敬

真要说起来的话,在这儿,只有陆逊一个,他才是纯粹的军师。所以对陆逊的称呼,可以称呼为陆逊军师,对于费诗称呼,可以是公举先生,不过如今在这儿,基本人都称呼他是费将军。
 
    士卒应诺,然后去找费诗了。陆逊一听,就知道,这自己主公是准备让费诗带着一千人去孟达那儿,把人马给他。是啊,不可能就直接让一千人马去孟达那儿啊,怎么说也得有个领头儿的,而这个人,其实费诗还是挺合适的。
 
    没一会儿,费诗便到了,他是不知道自己主公找他做什么,但是却并不妨碍他一听到消息,马上就来了。
 
    “主公,伯言先生!”
 
   
 
    费诗挺懂礼,毕竟帐中不止是有马超一人,还有陆逊也在呢。对于自己主公,那是没什么说的,至于说陆逊吗,对费诗来说,他也真是,挺佩服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所以这么一声先生,称呼得确实没有半点儿牵强,可以说是直接就说了出来。
 
    陆逊心里是挺高兴,心说也不枉自己要被人给划分到益州一系的将领上去。如今这来看,益州一系的人,其实还是挺团结的。而且也都算是不错,都是人才,众人都不错,自己看好他们。
 
    陆逊此时是微微对费诗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其人的本事,没说的,这也算是打过招呼,也是客气过了吧。
 
    马超让费诗坐了下来,“公举坐下吧!”
 
    “谢主公!”
 
   
 
    见费诗坐下之后,马超便对他说道,“今日找公举来,便是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请主公吩咐,属下在所不辞!”
 
    马超一笑,然后便说了一下他想让费诗去做的。
 
 
第三六三章 凉州军再次退兵
 
    费诗就听自己主公说道:“公举,此时召你前来,便是想让你带着一千人马去找子敬,把人马交给他!”
 
    费诗一听,心说原来是这事儿啊!说起来,这其实还真只是个小事儿而已,但是在如今来说,却是很重要,这他都明白。<strong>求书网Http://wWw.qiushu.com/</strong>
 
    所以费诗是赶紧说道:“诺!属下定办好此事,还请主公放心!”
 
    马超点头,然后又说出来那常说的话,“公举办事,我放心!”
 
    这话当主公的,好像总是挂在嘴边儿。也是,不止是马超他一个,就算是其他人,无论是曹操、还是说孙策和刘备,其实他们也不是没说过,就是在他们口中的频率多寡的问题。
 
    然后费诗此时继续说道:“如此的话,主公,属下告退!”
 
    马超点了点头,“下去吧,这事儿就交给公举了!”
 
   
 
    费诗则带着自己主公的命令,退出了大帐。然后等出了大帐后,便直接点兵,去了孟达伏兵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他是知道的。
 
    当费诗带着一千人马见到孟达之后,孟达对着费诗一笑,毕竟同为益州一系的人,自然是要多亲近更多。哪怕是不熟悉的,但是就因为都是一个系的,就不会太过疏远。
 
    孟达此时则说道:“这公举来这儿,是为了?”
 
    费诗一笑,对孟达说道:“我奉主公之命,带来一千人马给子敬,交接完毕后,任务就完成了。我也好早回去!”
 
    孟达一听,心说原来不是接替自己的。想想也是,自己主公既然都把这任务交给自己去做了。那么不出意外的话,自然是不会给别人了。所以费诗不是来接替自己的。只是来带兵支援的,他说的也清楚,把人马交给自己后,他就离开了。
 
   
 
    孟达闻言还是一笑,“如此的话,倒是有劳公举了!”
 
    费诗则是笑道:“子敬,咱们同为主公做事,倒是不用客气。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主公是要继续退兵,所以子敬这儿,确实是压力不小啊!”
 
    孟达一听,心说可不是吗,如果自己主公不准备退兵的话,那么肯定用不着这样儿啊,所以他心里都清楚。
 
    于是就听他说道:“这,不知主公是何打算?”
 
    那意思,怎么去对付藤甲兵啊。因为之前孟达一直在这儿,所以他哪知道马超所说那些。还有众人讨论出来的结果。但是如今看自己主公还要退兵,他心里也想了,是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藤甲兵了呢。要不然的话……
 
    费诗则是直接说道:“还别说,子敬,主公已经是有了主意!那便是……”
 
   
 
    这在听了费诗说完后,孟达还确实,是有了不少的信心。(www.QiuShu.cc 求、书=‘网’小‘说’)毕竟他也不傻,所以稍微一想,就已经想到了这事儿的关键。而且孟达也算是发现了,这自己主公再次退兵,那么孟获他们追不追击。关键的地方可就是自己这儿了。
 
    说白了,自己这儿要是表现好的话。能骗过孟获,让其人有所怀疑的话。那么他也许就不会再继续进兵。毕竟和其人打交道也算是那么久了,这对方是个什么脾气性格的,自己也是多少知道些的。
 
    可自己这边儿要是表现不好,没能骗过人家的话,那么这,难道真要让自己主公带兵退到禺同山才行吗?
 
    孟达确实也是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可是越来越重了,真是如此。这对方追击不追击的关键,还真就是在自己啊。
 
   
 
    不过孟达感到的压力大是大,这个不假,但是他一样儿是有信心,这个不只是对自己有信心,更是对自己主公和己方能破了藤甲兵有信心。
 
    因为对于自己主公的话,反正他是清楚得很,自己主公绝对不是那么一个说大话,夸大其词的这么一个主公。相反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还应该说是挺谦虚的这么一个人,更多的时候,绝对不会去吹。当然了,在敌人的面前,有必要的吹嘘,那却是有的,这个倒是不错。可是在自己手下的面前,好像还真就没有这样儿过。
 
    所以自己主公说能破了藤甲兵,那就能破了,到时候只要孟获他们不进攻,那么等己方打造好了那些器械,那么就一定没有问题。藤甲兵厉害是厉害,但却并不是说就没有弱点了。因此自己主公抓到了他们最为薄弱的地方,他们还能好使?
 
   
 
    对此,自己是不怎么相信的,不管怎么说吧,这自己主公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自己向来都是深信不疑。而且事实也证明了,从来都是如此,还真是没出现意外过啊。
 
    再说己方还有那么多将士呢,这自己主公所说也真是没有做到的话,这不是,这最后要如何对所有人交待啊!因此,孟达是很有信心,就和其他凉州军的将领一样儿,对马超都是很信任、很相信的。
 
    此时孟达则对费诗说道:“公举,这主公和各位所探讨出来的这个计策,确实是不错。至少在我来看,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费诗闻言就是一笑,“确实,我亦是如此想法!子敬。我就不在这儿多说了,还得赶紧回去交差啊!”
 
    孟达闻言也是一笑,“如此的话。我送送公举
    到了晚上的时候。三江城银坑洞有探马来报:“报大王,凉州军退兵了!”
 
    孟获一听,心说什么?这自己明日还准备再次进攻对方呢。这马超凉州军倒是先跑了?这……
 
    不过孟获虽说是微愣了一下,但是却还是问道:“此时退到何地去了?”
 
    探马回道:“不知,这如今凉州军一直在撤退着,都已经有十几里路了!”
 
    孟获一听,是一拍桌案,说道:“莫非马超是要回禺同山?”
 
    探马说道:“不知!”
 
   
 
    孟获听了探马的话后,是这个生气啊,所以他直接是一声大喝道:“你还能知道什么?滚下去,再探!”
 
    “是,是!”
 
    探马只能是灰溜溜地走了。对他来说,这事儿确实,他也不知道什么。所以这本来谁都不愿意过来,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好欺负呢,这不被人家给推过来了吗。他就知道,别人都明白,要被自己大王给说,结果这样儿的“好事儿”就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唉……
 
    探马下去后,孟获对不远处的兀突骨说道:“这真是让兄长见笑了。我军探马实在是不争气啊!”
 
    兀突骨闻言微微一笑,“贤弟这个。为兄也不是不能理解!马超凉州军狡猾,也不能对手下太过严格了!”
 
   
 
    孟获一听。是连忙点头称是,“是,是!兄长之言,不无道理。其实有时候小弟也在想,是不是因为小弟太过严厉,所以手下人都很怕小弟!”
 
    兀突骨依旧是笑着,对孟获说道:“这治下不严,那是肯定不行。不过显然,这事儿也不宜太过严厉,所以贤弟应当是把握好这个尺度才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